洪肇闪——热心公益,爱护培群

88周年校庆特辑

 

洪肇闪——热心公益,爱护培群

 

洪肇闪,毕生热心社会公益,对笨珍华文教育发展贡献良多,是早期笨珍家喻户晓的华社领袖。

 

笨珍培群独立中学老师李文辉与学生郑愉桦、颜秋妮、邱俊衡、陈韵卫一行5人,于2006年访问了笨珍华社先贤洪肇闪的女儿一一时年89高龄的洪培群。此外,师生们也从文物文献着手,多方面对洪肇闪生平事迹进行考索。

 

洪肇闪之生平

 

洪肇闪,祖籍福建晋江。因为在笨珍热心社会公益,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,被人们尊称为“闪伯”。他曾任笨珍中华商会会长、马华支会主任、培群中小学校董事长及数个社团之名誉会长。

 

据洪肇闪之女洪培群表示,洪肇闪一开始随兄长到汶莱工作,跟着在新加坡做树胶买卖,最后才乘船到笨珍发展,与友人合资经营白米生意。早年,陆路交通不发达,笨珍到新加坡的交通,主要依靠航运。洪培群记得,洪肇闪还因此当过船长,负责指挥汽船,载送新加兰出产的椰子与椰干。那时候,新加兰的华人和马来人一见到其父亲,就会高呼“船长来了,船长来了!”

 

日据期间,两段鲜为人知的故事

 

日据期间,洪肇闪一家逃往郊区躲避日军的搜寻。但是包括洪肇闪在内的15个人,仍遭到日军的逮捕。经过笨珍华人的努力,终使日军答应放人。然而洪肇闪却断然拒绝:

 

“我们15人既然同时入狱,就应有同生共死的决心,大家有祸同当,有福同享。我不能先逃出魔窟,而让你们受苦,要出大家出,要关就大家关”。洪女士认为洪肇闪之所以被日军追捕,乃因为其父担任笨珍中华商会会长。惟根据其他文献与照片资料,洪肇闪曾经从事抗日筹赈事宜。

 

而在日军即将投降之际,新加兰山顶素来和睦共处的华、巫同胞,因细故和误会,险些发生冲突。洪肇闪凭着其颇受新加兰华、巫两族敬重的“船长”身份,前往调停,终于成功化解了纠纷。

 

洪肇闪及其教育事业:笨珍培群中小学校与独立中学

 

洪肇闪平素最关注教育,他把维护人才,培育人才看成是最有意义和价值的事。他认为华人离乡背井飘洋过海到南洋来,能在社会有所发展,就在于文化的力量。他在培群创办初期便担任学校董事,致力于学校发展,尔后担任多届董事长职。而原名本非“培群”的洪女士是在洪肇闪义女胡娴若之建议下易名“培群”的,两姐妹也都在培群学校执教,由此可见洪家与培群关系的密切。

 

1956年,洪肇闪在自己70岁寿宴慷慨陈词:“要发扬孝道,能力所及,应以亲友的贺仪,献予公益、教育之需,对长辈才有留念的意义”。当天所收到的贺仪2万元整,悉数充作培群的发展基金,由培群董事会设立一扩建委员会保管,并随后购置了峇株巴辖中华基督教会在大笨珍的一片椰园。而中华基督教会也以教育为重,以低过时价的价钱出让大路旁的15英亩地段(另赠5英亩)。中华基督教会襄助华教的仁风义举,实令人感佩。购买校地的款项,还包括来自笨珍米商公会的1万元,以及热心人士的捐献。倘若没有大笨珍的校地与扩建的基金,那么70年代的培群独中恐怕将不能复兴。

 

 


笨珍培群独中收藏着一张《柔佛笨珍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欢迎新中国剧团义演助赈大会》之合照,洪肇闪端坐于前排中央位置。

 

 

采访同学与洪培群女士合影。而今他们已是校友。

 

 

这次的调查颇具意义,学生们通过口述访问和资料搜集,较全面与深刻的重新认识洪肇闪一一这位笨珍华社先贤。

 

(一)口述历史:

 

笨珍培群独立中学师生首先通过口述历史,实地访问了洪肇闪次女洪培群,亲笔记录洪培群追述其父之生平事迹,使学生们对洪肇闪能有一份感性的认识。

 

(二)学校的文物、文献资料:

 

除了口述历史,培群独中的师生们也利用了培群学校的旧校刊、特刊与照片,辅助与裨补了口述历史的缺失。在老校友黄金看先生所惠借之1951年与1955年出版的《柔佛笨珍培群学校二十八周年暨第十六届高小毕业纪念特刊》、《柔佛笨珍培群中小学校新校舍落成暨卅二周年校庆特刊〉〉两部校刊中,亦有洪肇闪所写之序文、照片以及相关资料。两部特刊年代甚早,不易访得,弥足珍贵。而《马来西亚福建人兴学办教史料集》等刊物,也是培群独中师生们的参考材料。此外,笨珍培群独中收藏有《柔佛笨珍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欢迎新中国剧团义演助赈大会》之合照,洪肇闪即端坐于前排中央位置。

 

(三)新山福建会馆的旧文物:

 

前文提及洪肇闪担任多个社团之名誉会长。令人惊喜的是,2005年新山福建会馆所整理的旧文物之中,意外发现有洪肇闪的若干史料。这批材料包括会员名录、往来信函和剪报资料等。从中得知,洪肇闪在笨珍的商号为“联兴”,为战后复办之柔佛福建会馆(新山福建会馆前身)副会长、曾是柔佛福建会馆之产业信托人,并于1953年当选为名誉会长。

 

洪肇闪之生平事迹对年长一辈可能耳熟能详,抑或老生常谈而已;但对现今年轻人却是陌生的。笨珍培群独中师生们希望借着这次考察,让莘莘学子对这位先贤有所认识。

 

 

图/文:李文辉
资料来源:《培中人》2010年8月

 

*本文原载于《南洋商报》,时过境迁,闻洪培群女士已于2009年逝世。谨此略作修订,以为纪念。

Posted in 懿欤培群, 校庆文摘 and tagged 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