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界促制定疫下复原计划 赋权教师依需求授课

星洲日报2021.08.27星期五

 

教育界促制定疫下复原计划 赋权教师依需求授课

 

(吉隆坡26日讯)教育界人士认为,政府必须制定“教育复原计划”,以解决我国学生在疫情下所受到的影响,因为此“定时炸弹”所将带来的后果,堪比疫情对经济与卫生所造成的冲击。

 

社会企业教育服务公司LeapEd执行董事妮娜今晚出席英文电台BFM举办的“大马教育挑战:寻求解决方案线上研讨会”时说,教育部急需制定复原计划,而这个计划必须赋权教师去评估每名学生的需求。

 

非教部发指南规定做法

 

她说,此复原计划不能如教育部一贯发出的手册或指南般的指示与规范性,规定教师们应该怎么做,而是必须去中央化,回归到每个学生的需求上,并且要确保教师具备进行差异化教学的能力。

 

“这是我国教育另一个系统性的问题,所有政策都过于中央集权,所有政策都是从中央权力以指示的方式发出。”

 

她认为,教师必须对学生进行“促进学习的评估”(Assessment for learning),而非“学习评估”(Assessment of learning),以鉴定学生所需的干预措施与协助。

 

大马教育挑战:寻求解决方案线上研讨会的受邀嘉宾还包括大马教育行动(Teach For Malaysia)首席执行员曾信成和彖长教育行动组织(PAGE)主席拿汀诺阿兹玛。

 

留级一年成本大无效

 

询及让所有学生“留级”一年的建议,曾信成表示反对,因为留级一年并不会协助学生重新回到原本的学习轨道上,而且此举所需的成本很大,且极不有效。

 

他说,现在应该做的是评估与了解学生的需求,并且赋权教师根据学生的需求来教书,以及给予教师足够的支持与资源。

 

“在居家学习期间,有些学生说,老师只是交代他们要完成10页作业,并没有给予适当的引导,这是因为老师急着完成一定的课纲。

 

指优秀教师受体制文化限制

 

“实际上这是体系对老师的要求,若没有完成一定的课纲就会有麻烦。我们需要放宽这些制度,让老师能够针对学生的需求教书。”

 

他说,教师的素质与能力将决定国家的教育水平,而我国实际上有许多优秀的教师,但是他们的潜能受到体制内固有文化的限制。

 

随着我国即将迎来新任教育部长,曾信成认为,新任教长应该“打开教育部的大门”,与民间组织、企业、社区和家长等合作,以获取芝多的资源与力量,一起向前迈进。

 

诺阿兹玛:换教长无法延续计划

 

诺阿兹玛对我国从而2018年至今已换了3名教育部长感到无奈,并表示每换一名部长,就无法延续原有的计划,是我国教育体制的问题之一。

 

她是希盟时期教育部所成立的国家教育顾问理事会(MPPK)成员;该会的有效期为两年,旨在进行研究并为教育部提供意见,确保教育发展蓝图得以执行。

 

国民学校伊课节数须调整

 

诺阿兹玛说,该会当时提出了5大方向的建议,以加强国民学校,使之重新成为人民的首选。这5大方向包括语言、伊斯兰教育、与私人界的合作、让教师成为专业,以及特殊教育。

 

她解释,国民学校在正课内所进行的伊斯兰教育节数必须调整,以减少非穆斯林父母对国民学校的害怕。

 

她也说,我国因历史因素而产生多源流教育制度,尽管这导致学生根据种族区分学校源流的局面,但是历史不能改变,不能往回看,而是必须向前看,即让国民学校重新成为父母的首选。

 

她认为,新任教育部长应该探讨这些建议与所提出的方向,并持续带领教育部向前迈进,而不是只想着要留下政治遗产,将前任时期的计划废除,又重新制定出新的计划。

 

 

妮娜(左下)、诺阿兹玛(右上)和曾信成(右下)在“大马教育挑战:寻求解决方案”线上研讨会上,发表各自对大马教育的看法。

Posted in 教育新闻, 新闻剪报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